首页 / 走进崇明/ 古瀛人物

徐焕升人道正义远征记

信息来源:

发布时间:2021-04-23 13:15

浏览

【字体:

1942年4月中旬,美国飞行员詹姆斯·杜立德,从航空母舰上起飞轰炸日本,被誉为二次大战中首开轰炸日本本土纪录者。其实,最早空袭日本本土的,是中国飞行员徐焕升,时间在1938年5月中旬,较之杜立德早了4年。“二战”后期,美国《生活》杂志评选刊登了闻名于世的12个飞行员,其中的一个,便是执行“人道正义远征”神圣使命的徐焕升,文字说明徐焕升是“先于杜立德空袭日本本土的第一人”。

 

得悉机密  争先请缨获准

徐焕升,祖国第三大岛崇明县人,1907年生,龆龄入学,从崇明中学毕业后,考入江苏省立医科大学。当时正值北伐战争胜利,革命潮流汹涌澎湃,徐焕升深受激励,于1927年夏毅然投考中央军校第6期交通大队。两年后毕业,选送去中央航空学校第一期受训,以品学兼优奉派留洋,先在德国国立航空学校学习,后入意大利航空专业学校深造。1934年学成回国,开初在航空教导队担任教官,不久调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,任委员长蒋介石的专机驾驶员。

全面抗战军兴,徐焕升自告奋勇要求决战前敌,先后任航空委员会轰炸机大队第十三、十四中队长,多次不避安危生死,出色完成轰炸敌军任务。

其时,日军依仗其空中优势狂轰滥炸,我同胞罹难无数,激起各界共愤,吁请政府以血还血,轰炸日本本土。军政要员有的赞成教训一下小日本,有的反对,理由是中国空军已损失严重,不应再作冒险以保存血本。

蒋介石汇集各方意见,权衡再三,提出了颇有远见的奇特主张:人道正义远征。就是不投炸弹而投纸弹,亦即散发传单。既以揭露日军侵华暴行,召唤日本国民齐起反战;又以显示中国军民反抗日本侵略之决心与伟力;三则,表现我中华民族不施报复滥伤无辜之德威。

不久,《空军对敌国内地袭击计划》制定,旨要是:空袭时间在五月中下旬,目标是九州的长崎、佐世保等城市;以浙东的宁波、诸暨为前进基地;选用飞机为从美国进口的马丁139WC远程轰炸机;使用武器是百万份文告。

鉴于此次远征,属前无来者的壮举,成败的关键,在天驾驶员的敢于冒险犯难,勇决机智以及高超的飞行技术。据此,军事委员会参谋长何应钦、侍从室主任钱大钧等用心物色遴选机组人员,特别是飞行员。

1938年3月上旬一日午后,一位气宇轩昂的空军上尉军官,被引进了委员长办公室。他正是徐焕升,因为与侍从室及蒋介石的特殊关系,得以先获远征机密,上午曾去见侍从室主任钱大钧,请钱转达蒋介石,要求执行远征任务。蒋介石约他下午面谈。

“卑职徐焕升奉命来见委员长。”徐焕升立正敬礼。

“坐下来谈,不必拘礼。”蒋介石从军用地图前回转身来,指指椅子,“听说徐队长上午来过,是为远征日本的事?”

“是,卑职愿驾机跨海东征,望委员长准允。”

“嗯,很好。”蒋介石点了点头,“我认真考虑过,徐队长是航校的高材生,又出洋深造过,技术拔萃,可以胜任。”他的脸色一变严肃,“不过此项任务非比一般,是我军第一次远征倭土,在世界上也无此纪录,意义重大,必引国际间瞩目,故而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。”

“卑职明白。”徐焕升挺胸起立,既示决心,又作誓言,“一定胜利完成神圣使命,不负委员长重望。”

“欲达成此项任务,事先还应缜密准备。”蒋介石叮嘱过后问道,“航空委员会的意见,远征须调用美国制造的马丁飞机,你对这种飞机的性能了解吗?”

“此种战机的时速383公里,最大航程2140公里……”徐焕升侃侃而谈,头头是道。

蒋介石频频点头,称赞几句后,再提要求:“徐队长不但要投弹成功,而且要人机安全归来,有把握吗?”

“有委员长训导在先,凭卑职的经验,绝无问题。”

“好。”蒋介石的脸上绽出了笑容,他对这位部属的忠心与技术是信赖的,“我等着徐队长胜利的消息。”

“请委员长静候佳音。”徐焕升敬礼告退。

 

巧借战鹰  投入紧张演练

请缨获准,徐焕升固然高兴,但并不轻松,诸多的矛盾需要他去解决,迫在眉睫的难题是,如何取得马丁飞机。

足以担当远征任务的马丁139WC飞机,是从美国进口的,因属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,所以签订的协定中规定,由援华的美籍飞行员驾驶。又购进的9架中,已有5架毁损,剩余的特别宝贵。他们都被编在轰炸机大队第十四中队,不在徐焕升的第十三中队,调用并非易事。

他经一阵推敲,筹划了妙计一条,报请航空委员会同意,开始付诸实施。

3月16日,汉口响起了空袭警报声,美籍飞行员接到航空委员会通知,将马丁轰炸机转移疏散去四川成都的凤凰山机场。徐焕升驾机随后到达,只待美籍飞行员离开机场去市区休息后,向我机场地勤部队转达航空委员会的命令:卸除机上存油,指派专人看守,未经核准许可,不许任何人接近飞机。

次日,美籍飞行员来机场,发现情况不对,大为诧异。徐焕升向他们说明,自己已被委任为十四中队队长,奉命调用马丁飞机执行重要任务。美籍飞行员事前对此一无所闻,既不相信,又很不满,坚持不从,竟然与徐焕升争执起来,几乎动粗。徐焕升知一时难以沟通,暂作放弃,按预定计划实施第二个方案。

时至深夜,徐焕升将马丁飞机秘密转移,临走时用英文给美籍飞行员留下了一封信,表述了接收这些飞机的依据和决心。这封信收藏在美国圣地亚哥航空博物馆里,全文如下:

致马丁机的飞行员们:

你们将于三月十九日被安排乘欧亚公司的班机返回武汉,因为那儿还有别的任务等待你们。而这几架马丁轰炸机,则由本人徐焕升上尉接管,这个命令今天下午是由在汉口的航空委员会下达的。当我预备向你们转知这一命令时,由于你们以粗暴的态度对待我,甚至还想揍我,因此我只好离去。盼望你们能心平气和下来,我个人对各位一向都相当的尊敬,因为你们曾经协助我们对日抗战,但是希望你们不要轻易即掏枪动粗,因为那样会违背你们善良的美意。诸位在此的任务已告完成,其他的任务则在汉口,我希望你们在那儿工作愉快顺利。

你们诚挚的朋友中队长徐焕升

按事先安排,航空委员会派人来了成都,告知美籍飞行员,徐焕升确已调任为第十四中队队长,奉命借用马丁飞机,侍执行完任务后,即将飞机归还。美籍飞行员表示服从,于19日飞返武汉。

经由蒋介石最终批准,远征的机组人员共8名勇士,他们是:上尉中队长徐焕升,担任领队,驾驶长机;上尉副中队长佟彦博,驾驶僚机,机组人员还有苏光华中尉、蒋绍禹中尉、刘荣光少尉、陈光斗少尉、雷天春少尉、吴积冲少尉。

在徐焕升的带领下,远征机组开始了紧张的战前训练。因是越洋长途飞行,且是夜间出征,这在当时中国空军尚是一个难题。幸亏徐焕升早年留学德国、意大利,积累了丰富的经验,对董彦博等言传身教;他又邀集了几个电讯知己,设计了一套陆空定向电台连锁网。

高度保密中,徐焕升与战友们差不多每天升空练习,试验马丁飞机的全载重量与续航能力,熟习越洋飞行的仪器使用,掌握夜间无线电定向航行,一次又一次向模拟目标投弹……

蒋介石对这次远征十分关心,在日记中写道:空军飞倭土之宣传须早实施,使倭人民知所警惕。盖倭人夜郎自大,自以为三岛神州,断不会被人侵入,此等迷梦,吾必促之觉醒也。他还经常通过何应钦、钱大钧等了解徐焕升等的训练情况,并嘱在食宿上给予特别的优待。

紧张有序的训练持续到了5月中旬,临近预定出征的时间了。一天上午,蒋介石偕同夫人宋美龄,亲莅汉口南湖机场,召见徐焕升等,询问征前演练情况,鼓励之后,作许诺说:“死有重于泰山、轻似鸿毛之分,为国家民族牺牲是光荣的,无论成功还是成仁,决不辜负你们。”

徐焕升代表八勇士朗声回答:“誓达使命之成功,粉身碎骨,在所不惜!”

 

半夜出征   散下百万纸弹

按原定计划,出征时间定在5月中旬的最后几天,可借用后半夜的晴朗月色飞行。不料好事多磨,连日阴雨,气候不宜。如这几个晚上利用不上,就得再等一个月,时局变幻莫测,一旦失去机会,只恐机不再来,徐焕升忧心如焚。

有了转机!据气象预测,19日的天气有所好转,但仍不甚理想。不能再等了,徐焕升向航空委员会要求,就在19日出征,他慷慨表示说:“革命军人应有知难而上之英雄气概,天气虽稍有阻碍,但能克服。”

航空委员会请示蒋介石,蒋介石答复:准于19日远征倭土。他又指示航空委员会设法迷惑敌人,以掩护远征。

日军果然中计,在截获了中国空军向华北出击的情报后,重点加强北边的空防,东南沿海相对松弛。

1938年5月19日,中国空军人道正义远征日本本土的壮举付诸实施。

武汉南湖机场,十五点半,8勇士精神抖擞来到了马丁飞机旁,徐焕升率先登上了1403号长机,佟彦博上了1404号僚机,另6名机组人员跟着上机,协同执行任务。战鹰升空,经安庆、杭州等地,降落在前进基地宁波。徐焕升与机械师一道,又一次仔细检查了机件各部、各种仪器,加足了油,确信万无一失后,饱餐一顿,休息待发,并电告武汉指挥部。

夜间二十三点,武汉指挥部下达的命令传来:限于一小时内起飞。8勇士摩拳擦掌,豪情满怀,徐焕升当即向蒋介石拍去电报辞行,示远征人员视死如归之决心,可称悲壮:

职谨率全体出征人员,向最高领袖蒋委员长,及诸位长官行最高敬礼,以示参与此项工作之荣幸。并誓各以牺牲决心,尽最大努力,完成此非常之使命。

二十三点二十分,徐焕升等8勇士走进机场,整齐列队,作庄严宣誓:“为吾中华,抗日救国。飞渡重洋,远征三岛。以吾神鹰,警告日寇。唤醒人民,制止战争。”

发动机轰鸣,徐焕升驾驶的马丁1403号飞机滑动,尖啸声中头一昂斜插云空,1404号僚机跟着起飞,时为子夜二十三点四十八分。一对战鹰迅速调整位置,朝着东北方向的敌国勇猛进发,很快消失在夜空里。

有道是天有不测风云,刚才还是明月当空,不一会儿月亮钻进了云里。徐焕升通知佟彦博谨慎驾驶,并向指挥部报告:“云太高,不见月光,完全在黑暗中飞行。”

半小时后,月亮从云层中闪出。徐焕升视为天赐良机,拉起机头,一跃而居云层之上,眼前骤然一亮,嘱僚机跟上加速飞行。再向指挥部报告:“现在月光中成队飞行,目标明确,一切顺利。”

5月20十日凌晨二点四十分,我两架战鹰已飞临日本领海。停泊在海面的日军舰船,做梦也没有想到头顶上的会是中国飞机,以探照灯略作照射应付了事。徐焕升与佟彦博轻移机翼闪逝云端,于敌人迷离不辨中继续东飞,直捣敌国九州。

长崎已在脚下,徐焕升招呼佟彦博环飞一周,探明情形后发号施令:“目标马路路灯,投掷炸弹。”随即报告指挥部:“顺利到达目的地,开始散发文告。”

各机组人员以极其迅速而又熟练的动作,将称这为“纸弹”的传单接踵推出机舱,顿时化作如万朵雪花,纷纷扬扬下降,潜无声息地落满了长崎的大街小巷,屋顶地面。

两机复排成一线,直上苍穹,向北作半圆形航行。

当年的《新华日报》上载有徐焕升与佟与彦博在飞机上的一段精彩对话。

徐:你看他们慌得那样儿,到处都还亮着灯。

佟:我们要真带着炸弹,那些城市准挨炸,电灯就是目标!

徐:有一片灯光突然灭了。哦,又有一片灯光熄了。

佟:他们到现在才想起该做什么事呢!

果真,长崎的灯火已全部熄灭,探照灯光束在夜空中乱舞。原来是睡梦中的日军防空部队被机声惊醒,又有人发现了传单,于是慌忙拉响了防空警报,实行紧急灯火管制。然为时已晚,徐焕升、佟彦博已驾机远去。

徐焕升低头望去,多个城市灯光星星点点,皆在沉寂状态,暗暗高兴,通知僚机低空高速飞行,乘敌不备,掠过九州、福冈、佐贺、佐世保、熊本、久留米,无以计数的纸弹缓缓飘落。

经约一个小时,百万纸弹散发完毕,日军尚蒙在鼓里,既未发射高炮,也未有飞机升空拦截。

任务完成,徐焕升下令返航,我战鹰改向西行。这时,海上的日军兵舰总算得知了中国空军来犯的警报,照明弹高挂,探照灯齐开,高炮疯狂扫射。徐焕升、佟彦博早有准备,镇定自若施展娴熟技能,左躲右闪,安然而过,机后高射炮弹炸裂,光闪烟飞,恰似那妍开礼花,欢送我得胜之师凯旋!

 

英雄凯旋,各界同声赞誉

晨曦初露,祖国沿海城市灯火遥遥在望,徐焕升抑制不住内心兴奋,招手挥巾,与佟彦博等互致祝贺。

经浙东海面时,先是有日机拦截,后又有三门湾口敌舰高炮发射。徐焕升利用云雾掩护与优异飞行技术,有惊无险。

两机分别着陆在南昌和玉山,加油休息后,飞返汉口。

捷报先已传到了武汉,三镇军民奔走相告,不期而集南湖机场,欢迎徐焕升等胜利归来。上午十一点二十分,凯旋归来的战鹰出现在了人们的视线里,大街小巷爆竹连天响,万众仰望,引吭欢呼。

长机与僚机先后降落,当徐焕升摘下航帽准备下机时,欢迎人群里彩旗、手帕、帽子挥舞如波涛翻腾,军乐声、鞭炮声、鼓掌声、欢呼声声震耳膜,中外记者与电影摄影师争前恐后抢拍镜头。一人英国记者以敬仰的口吻对中国同行说:“徐队长等都是绝对的英雄,假使我是个女的,马上会爱上他们中的任何一个。”

“空军英雄万岁”声中,徐焕升等8勇士步下舷梯,站成一排,向欢迎人群敬礼致意。行政院长孔祥熙,以及何应钦、钱大钧、中宣部长董显光等中枢军政要人迎上前去,与他们一一握手,钱大钧的女公子燕芸,还向徐焕升敬献了鲜花。此刻,震天撼地的欢呼声又起,久久不息。

接着,孔祥熙与何应钦分别代表国民政府与军事委员会致欢迎词,赞扬徐焕升等的雄风伟绩:首创中国空军进入日本领空之光荣纪录,圆满完成扬威布德人道正义远征之历史任务。

夹道欢呼声中,徐焕升等乘车前往空军政治部,所经之处万人空巷,追前逐后,争睹远征英雄的仪容风采,欢呼叫好声此起彼落。

蒋介石夫妻以加倍的热情,接见了徐焕升等。当传报客人到时,夫妻俩趋步门口迎接,蒋介石笑眯眯地把手伸向徐焕升:“好,好,徐队长,你们辛苦了,你们胜利了,智勇双全,我向你们祝贺!”他后来制订《反攻复国战争阵中十诫》之四的“冒险犯难,见危授命,不可贪生怕死、丧志辱节”,引举的就是徐焕升远征日本的范例。

第一夫人一手挽着徐焕升,一手挽着佟彦博:“威震九州,真是飞虎将军,空中骄子!”

自当天下午二点钟起,武汉三镇各界敲锣打鼓,络绎不绝前往空军政治部,向徐焕升等慰劳致敬,锦旗、花蓝、慰问信廊庭皆满,无不赞颂有加,如“威震东瀛”、“扬威海外”、“振我士气,扬我国威”等等。

5月22日,中共及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的代表王明、周恩来、吴玉章、罗炳辉,也来到空军政治部,热烈祝贺徐焕升等凯旋归来,称赞远征胜利具有国际历史的伟大意义。并赠送了锦旗,上书:

空军首次远征日本纪念,德威并用,智勇双全。

应在场的中共《新华日报》记者邀请,徐焕升欣然命笔题词:

新华日报,远征纪念,徐焕升。

中国空军远征的壮举,打破了日本自吹“绝无外患之忧”的狂言,为我中华扬眉吐气,令国际社会刮目相看,赢得高度赞扬。美联社评价云:“中国空军远征日本的成功,证实中国实力甚强,决非日本所能击败。其投下的是传单而非炸弹,堪称仁义之师。”英国报章说:“中国空军来去自如,足见日本空防不可靠,今后日人不得安宁,所谓大日本帝国固若金汤的空防,不过贻笑大方而已。”

1939年起至抗战胜利,徐焕升先后任空军轰炸机总队教练、空军第八大队大队长、空军基地第四路军副司令、空军中美混合团副司令、空军第一联队司令,曾多次率队出击,轰炸日军机场、舰船、兵营、车站、码头、仓库,每次均是出生入死,果敢沉着,战果显著。

国民党退守台湾后,徐焕升历任空军总政治部主任、空军总部参谋长、空军副司令、空军总司令,授上将衔。1968年退役后,任中华航空公司董事长、名誉董事长。

1984年3月4日,一代空中骄子徐焕升因病不治辞世,享年77岁,舆论评价他远征日本之“伟烈英风遗芬绵泽,永播扬于人间”。

徐焕升领衔人道正义远征的辉煌战绩,彪炳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,这是中华民族的骄傲,更令岛内外崇明籍人引以为荣!


附件

相关新闻